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語言選擇:中文簡體
首頁>本所動態>詳細信息
01
警方介入錢端招行14億逾期風波 律師指立案方向或是非法集資——廣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非法集資犯罪案件辯護律師曾杰接受媒體采訪報道
來源:  點擊次數:92  作者:

          曾杰:金融犯罪案件辯護律師、廣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暨經濟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副主任

“找不回錢,真相也行。”

這是一位錢端APP理財產品投資者寫在公眾號上的心聲。因為14億理財產品逾期的責任問題,錢端和招行互掐多時,投資者苦不堪言。隨著警方的介入,這起糾紛背后的種種疑點能否破解?

14億產品逾期涉9000多投資者

6月26日晚間,廣州天河公安官方微博發聲,“近期,廣州天河警方陸續接到多名在錢端APP購買投資理財產品的事主報警。經初查,發現有犯罪事實,現已經立案偵查。”

回顧事件,自2018年12月起錢端APP出現部分項目逾期。今年5月錢端公告稱,投資產品無法按期履約與合作銀行招商銀行相關,并已向招行發送律師函,尋求協商處置方案。

據媒體報道,錢端逾期未兌付的累計金額為14億(含投資額及投資收益),涉及投資者9000多人。

然而,劇情沒有按照錢端的說法開展下去。

招行5月27日發布聲明稱,招行已于2017年4月終止了與錢端公司的所有合作,目前招行與錢端公司及錢端APP無任何關系。招行還表示,合作終止后錢端公司未經同意擅自使用招行標識和名稱,誤導投資者。招行已起訴錢端侵權行為并獲法院立案。

錢端隨后回擊稱,2017年4月后,招行仍持續在錢端APP上發布、銷售投資產品,并一直對督導錢端工作,并稱招行曾為避監管讓錢端發布“假公告”。錢端還宣布,公司與招行關于合作糾紛一案已獲法院立案,投資人可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

律師:可能是以非法集資類犯罪的相關罪名被立案

廣強律師事務所非法集資犯罪辯護與研究中心秘書長曾杰律師認為,“這個事件,最關鍵的問題,就是看投資款的最終流向,根據資金流向確定責任主體,再根據各方的合作協議和具體職責,確定其他相關責任。”

他對新浪法問指出,通過廣州警方的公告可以看出其立案,是因為通過相關投資人的報案材料后調查,發現初步存在犯罪事實。而根據錢端的模式特點以及目前警方要求投資人登記報案的情況,其可能是以非法集資類犯罪的相關罪名被立案,比如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或者集資詐騙罪。

“至于招行的在這里面到底什么角色,首先看雙方的合作協議,比如招行自己公告其角色是信息見證,見證內容包括融資人已在招商銀行開立對公結算賬戶、具體賬戶信息、融資人融資的還款來源,還款來源為融資人持有的已承兌國內信用證、銀行承兌匯票、商業承兌匯票、應收賬款等。

但是雙方《互聯網金融產品合作協議》的具體內容如何,相關融資方案由誰出具,資金流向何處,才能判定最終的責任方。但從目前警方的立案方向來看,如果錢端被證實構成非法集資,其可能要承擔退賠投資人的主體責任。”曾杰律師稱。

b86ee7e02fb59808a0bed82fb9e76a54.jpg

投資者:錢究竟去哪兒了?

錢端APP運營主體為廣東錢端商務服務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136萬元,三個股東分別是廣州鼎盛匯盈資產管理企業(有限合伙)持股83.6%;廣東數動貿易發展有限公司持股12%,自然人陳鈺鍇持股4.4%。其中,大股東廣州鼎盛匯盈資產管理企業是由三位自然人馮巍、陳俊杰和馮敏出資設立。

從股權架構上,錢端與招行無直接關系。但是,盡管招行已經發布澄清聲明,投資者們并不認為其可以“獨善其身”。

近日招行舉行2018年股東大會,一些錢端的投資者就趕到了會場外對招行“喊話”。

究其原因,大多數投資者們都認為自己是通過招行的宣傳了解并購買了的錢端APP的理財產品。

錢端出事后,部分投資者們打印資金流水,發現理財資金的流向五花八門,既有流入錢端的,也有流入了“廣東網金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網金控股”)的,甚至早期還有招行小企業e家的流向。

值得一提的是,網金控股公開自稱是招行小企業e家的運營方。據招行此前對媒體表示,網金控股和錢端公司屬同一實際控制人。招行在2017年4月以前與網金控股合作,后者引入并指定錢端APP作為向投資者發布融資人融資信息,并接受投資人投資的平臺。

一位匿名的投資者對新浪法問表示,她先后購買了約百萬錢端理財產品,目前產品逾期無法兌付。警方立案后,投資者們尚未了解到進一步的信息。

這位投資者對新浪法問表示,投資者們目前更希望與招商銀行建立溝通平臺。“如果招行不給一個說法的話,我們就死磕到底。”


分享到:
下一篇:廣強快訊︱溫州市律協刑委會蒞臨廣強律師事務所——刑事業務考察交流 戰略合作簽約在本所隆重舉辦
相關文章

粵ICP備18013404號-1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天河路45號恒健大廈23樓 預約電話:020-37812500

betway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