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語言選擇:中文簡體
首頁>專業研究>詳細信息
01
靖某被控特大網絡盜竊罪一案辯方質證意見
來源:  點擊次數:1608  作者:

 靖某被控特大網絡盜竊罪一案辯方質證意見

一、對第一卷(訴訟文書卷,共65頁)的質證意見

1. 對立案決定書等訴訟文書的質證意見:

拘留證、傳喚證顯示本案是以詐騙罪而不是以盜竊罪立案、報案的,到后面才是以盜竊罪批準逮捕的。所以前面的報案材料以及立案決定書說是以盜竊罪立案的是屬于事后再補充的材料,真實性、合法性值得質疑。其他訴訟文書只是辦案手續,不是實體上的證據材料,不能作為指控靖某涉嫌盜竊罪的依據。

2. 對司法鑒定意見書的質證意見:

第一、缺乏司法鑒定委托書或司法鑒定聘請書(司法鑒定缺乏委托授權的依據)。根據司法部《司法鑒定程序通則》第十六條的規定“司法鑒定機構決定受理鑒定委托的,應當與委托人簽訂司法鑒定委托書。司法鑒定委托書應當載明委托人名稱、司法鑒定機構名稱、委托鑒定事項、是否屬于重新鑒定、鑒定用途、與鑒定有關的基本案情、鑒定材料的提供和退還、鑒定風險,以及雙方商定的鑒定時限、鑒定費用及收取方式、雙方權利義務等其他需要載明的事項。”同時《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二百三十九條“為了查明案情,解決案件中某些專門性問題,應當指派、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鑒定。需要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鑒定,應當經縣級以上公安機關負責人批準后,制作鑒定聘請書。”

第二、檢材來源不明,缺乏檢材保管、送檢、簽收過程的證明材料;不能排除檢材存在被污染、被替換的可能性。

第三、鑒定過程是隨機挑選網站進行修改充值金額測試,而這些網站卻不是靖某登陸充值的網站(不能證明靖某登陸充值的網站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第四、根據司法鑒定所操作的過程及結果來看,原本充值10元,經插件修改為1000元,點擊提交,網站顯示充值1000元,但至于充值1000元是支付10元還是1000元,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在證明目的方面無法證明這一行為能夠完成本案《起訴書》所指控的付款充值過程。

第五、據靖某的多次筆錄(2017年5月18日、5月19日《訊問筆錄》)所言,從5月9日起充值網站就登陸不上了,賬號被凍結了,5月7號充值漏洞(Tampere插件)就被清除、被修復了。所以這一次6月19號的鑒定意見說此插件可修改充值金額的真實性存疑。

第六、此鑒定意見得出的鑒定結果缺乏詳細的理據(鑒定意見里分析說明這一項是無),退一步說,即便修改充值金額的鑒定意見成立,也不能證明靖某登陸充值的網站也存在同樣的問題,更不能證明修改充值金額的同時而其綁定的銀行卡扣款金額與其充值金額不一致。

綜上所述,這個鑒定意見無論從形式上還是內容上,皆不具備證據的合法性、真實性與關聯性,也不具備科學性,不能達到其證明目的,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

 

二、對第二卷(訴訟證據卷,共169頁)的質證意見

(一)對靖某《訊問筆錄》總的質證意見:在取得筆錄的合法性方面,除第一次《訊問筆錄》外,后面幾次《訊問筆錄》都缺乏同步錄音錄像(而根據《公安機關訊問犯罪嫌疑人錄音錄像工作規定》第四條:“對下列重大犯罪案件,應當對訊問過程進行錄音錄像:......(五)其他故意犯罪案件,可能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在內容的真實性方面:關于充值5萬、扣款1毛錢的供述與客觀書證無法一一對應。在證明目的方面,很多內容證實了靖某沒有秘密竊取的行為,更無盜竊的故意和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

(二)對靖某5月17日第一次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在證明目的方面:1、證實靖某沒有在T公司、Z貿易有限公司或近似名稱的網站消費過;2、卷2第105頁、第107頁書證顯示投注網站要求充值金額必須在50元-50000元之間,所以筆錄中說修改成0.1元后支付成功內容的真實性存疑,與上述書證不符;3、5月5日上午才無意發現插件攔截,不能證明在5月5日上午之前發生的訂單與靖某有關;4、筆錄里靖某說提現是840多萬,并沒有提現1322.7萬元,與《起訴書》指控不符。

(三)對靖某5月18日第二次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在證明目的方面證實了:1、插件是系統自帶的,并不是靖某下載的;2、5月7日發現網頁充值漏洞被清除,說明網站已經采取措施;5月9日11時億博和易購賬戶被凍結;3、是在投注網站頁面充值。

(四)對靖某5月19日第三次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證明目的:證實了5個投注網站在5月9日上午11時都被凍結了。

(五)對靖某6月1日《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1、對筆錄內容的真實性不予認可:偵查實驗錄像里顯示不出將充值金額5萬元修改成0.1元充值后,實際支出0.1元,充值金額為5萬元,因為沒有銀行交易明細單據可以印證(據靖某說偵查實驗因網絡原因沒有成功)。2、對靖某在幾個網站充值、提現與綁定銀行卡記錄截圖的質證意見:在關聯性方面,首先,只有充值、提現記錄,沒有修改訂單數額為0.1元及扣款1毛錢的交易記錄,無法證明其構成盜竊罪;其次,充值、提現都沒有具體的時間,不能證明是5月4日-5月7日發生的(查詢的時間是5月1日-5月20日),無論是訂單號(18位數),還是申請時間方面,與所謂的“被害人”T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資料也不符。再次,沒有YTH東南亞網站的充值和提現記錄給靖某確認。最后,靖某只是確認5月5日至7日在云彩娛樂、易贏、易購、億博四網站的充值和提現記錄,5月5日之前及5月7日之后無法證實靖某所為。偵查實驗筆錄據靖某說偵查實驗因網絡原因沒有成功,能證實這一點的有同步錄音錄像及審查起訴階段檢察人員的訊問筆錄可以證實。

(六)對靖某6月15日第五次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證實:1、不知道觸犯法律,因為這些網站是境外的投注網站,我以為不觸犯法律,從表述可以反映靖某并不知道T公司等單位的存在,沒有盜竊T公司、Z公司、Z銀行款項的主觀故意;2、插件不是自己安裝的,說明靖某不是故意為之;3、提現840萬元是自己估計的。4、投注網站規定所有充值金額必須參與投注后,盈利的錢才可以提現金。

(七)對靖某8月18日第七次訊問筆錄的質證意見:證實了靖某愿意退還款項給受害人,表明了其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

2.對證人馮某5月10號《詢問筆錄》的質證意見:

對筆錄內容的真實性表示質疑:首先,T科技有限公司作為被害人沒有證據支持(在后面對其提供的書證質證時將詳細說明這一點);其次,對T科技有限公司遭受的損失及數額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起訴書是1322.7萬,這里說是1122萬,也沒有相應的銀行交易單據可以證明,因為實物證據的證明力強于言辭證據,而且實物證據書證是檢驗言辭證據是否真實、準確的重要依據);再次,5月5日上午11時許,Z銀行通知T公司,已發現5月4日兩筆訂單的問題,結合其說支付交易的所有的服務器和交易數據都是由其公司自己管理,并且可以從交易平臺訂單號查到買家信息,由此可以證明靖某的支付行為不存在秘密竊取的行為。還有,其所說的與Z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沒有Z公司的證據(證人證言、蓋紅章的協議)相印證,也沒有提到墊資代付協議,無法證明這種說法真實性。最后,馮某說實際考察了Z公司與薛某的證言矛盾,證實了其在簽訂協議前沒有考察Z公司。

 

三、對第二卷(訴訟證據卷,共182頁)的質證意見

1.對中國電信G分公司內部查詢記錄的質證意見:對該證據的合法性、真實性不予確認,調取證據通知書無證據持有人蓋章及簽名,無法證明證據來源。在證明目的方面:首先,只能證明2017年5月5日22:18:13——2017年5月7日22:17:13之間的上網記錄,《起訴書》指控的2017年5月5日22:18:13之前的上網記錄與靖某無關;其次,不能證明靖某實施了《起訴書》所指控的犯罪事實,只能證明上網了。

2.對銀行流水的質證意見:在關聯性方面,首先,在證明目的方面無法顯示入賬的銀行賬號(打款的銀行賬號、交易對方戶名)是T公司、Z公司、Z銀行的賬號,不能證明與上述兩家公司或Z銀行有關,更不能證明T公司是被害人以及遭受損失的數額是1300多萬。其次,銀行流水只能證明靖某付款事實,無法證明T公司墊資給Z公司及其商戶的事實。最后,出賬支出對應的交易對方戶名也與上述兩家公司或Z銀行無關,沒有這三家的戶名,無法證明靖某的提現造成了T公司或其他公司的經濟損失。

 

四、對第四卷(訴訟證據卷,共165頁)的質證意見

1.對流程圖質證意見:T單方面提供,沒有Z公司、Z銀行、Y支付、工商銀行的蓋章確認,不能證明內容的真實性。

2.對T商戶服務協議的質證意見:沒有Z的原始紅章,只有復印章,不能與原件核對,沒有Z公司的確認證據或證言,不能證明內容的真實性。

3.對Z銀行支付業務合作協議的質證意見:簽約雙方是G支付科技有限公司與Z銀行深圳分行,沒有原始紅章,只有復印件,沒有原件,簽約日期也沒有,不能證明內容的真實性,也不能證明與T公司有關,更與本案無關。

4.對特約商戶墊資代付服務補充協議的質證意見:真實性存疑,風險保證金為1元不符合常理,簽約日期也沒有,也沒有原件核對。沒有Z公司的確認證據或證言,不能證明該協議真實性。馮某及薛某的證言都沒有提到墊資代付協議,不能證明該協議內容的真實性。

5.對T交易單號與訂單號的質證意見:真實性存疑,是T單方面提供,缺乏合法的證據來源,缺乏銀行流水單證證明。無論是訂單號(這里21位數,18位數),還是交易時間方面、交易對方賬戶戶名方面,都與控方提供的靖某在幾個網站充值、提現記錄截圖及銀行流水書證不符。在證明目的方面:該證據無法證明T墊付訂單款項及經濟損失的事實。此外,可以看出T公司明知是投注網站而提供資金交易服務,如果其為投注網站提供資金服務屬實,該公司及其資金都涉嫌賭博犯罪活動。

6.對T公司出具的訂單創建信息的質證意見:不具有證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不能證明靖某竊取其訂單金額,缺少5月4日兩筆訂單,也無銀行交易明細單據證明,不能證明與靖某有關。

7.對T業務商戶服務協議及特約商戶墊資代付服務補充協議(蓋章為CB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質證意見:在關聯性方面:不能證明與本案有關、不能證明與T公司及Z公司有關,而且真實性也存疑。

 

本文來源于金牙大狀律師網(www.jylawyer.com)

緊急全國性重大刑事案件咨詢可直接加廣強律師事務所主任、刑事大要案辯護律師王思魯微信向他反映(通過王律師手機13802736027)

如情況緊急,請直接致電:13802736027

電話:020-37812500

傳真:020-37812036  

郵箱:slwang@jylawyer.com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天河路45號恒健大廈23樓

分享到:
上一篇:靖某被控特大網絡盜竊罪一案一審辯護詞
下一篇:靖某被控特大網絡盜竊罪一案一審補充辯護詞

粵ICP備18013404號-1  地址:廣州市越秀區天河路45號恒健大廈23樓 預約電話:020-37812500

我和我的祖国|线上免费看